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焦点 > 正文

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上调218点

2021-01-14 01:25

K图 USDCNYC_0

  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4605,调升218个基点;前一交易日中间价报6.4823,在岸人民币16:30收盘价报6.4670,23:30夜盘收报6.4633。

  相关报道:

  理性应对“涨声”  人民币汇率弹性或将加大

  步入2021年,中国汇市“涨声”不断。1月4日早间,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以6.5195开盘,随后接连升破6.51和6.50关口,日内涨幅超650点。1月6日,人民币持续走升,对美元中间价上调156个基点,报6.4604,创2018年6月20日以来新高。虽然1月7日上午,人民币中间价小幅调贬4个基点,1月8日更较7日下调了100个基点,但整体来看,1月4日至8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仍呈上升趋势。

  多方“共振”助推走升

  回顾2020年,人民币汇率呈现先贬后升的走势。受疫情冲击影响,2020年1月至5月,人民币汇率震荡贬值,并在5月一度贬值至7.17附近。但随着5月底,我国新冠肺炎疫情得到全面控制,经济全面复苏,人民币持续走升。从2020年5月29日到2021年1月,人民币涨幅近10%,反弹幅度超7000点。

  对于人民币2021年“开门红”的升值表现,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人民币汇率重回“6.4时代”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由于中国新冠肺炎疫情得到全面控制,中国经济强势复苏,国际市场看好中国经济前景。另一方面,由于美国经济复苏放缓,美元指数持续贬值所致。“值得注意的是,如果美元升值会给美国的结构或政治带来较大压力,所以贬值是其基本诉求,此次美元贬值的技术性和策略性比较突出。”

  谭雅玲表示,当前,全球化竞争已经不是规模竞争,而是科研技术、知识产权、数据网络等的竞争,人民币汇率必然将掺杂更加复杂的竞争博弈背景。当前,人民币升值最大的主导性因素就是中美博弈,以贸易为首的摩擦难免掺杂汇率因素,在全球经济因疫情损失加大的现实中,尤其要细致观察、审慎评估汇率博弈对主要经济体的不同影响。

  北京金阳矿业首席分析师蒋舒对本报记者表示,人民币汇率变化的原因有内外两个:内部原因是中国经济的状态,外部原因则是美元汇率的趋势。近期,人民币快速升值仍是上述两重因素交互的结果。一方面,随着美国疫情延续和经济复苏放缓,美元汇率下行。另一方面,在后疫情时代防控疫情较好的中国被预期会有强劲的经济复苏。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分析师周茂华对本报记者表示,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较快主要受市场情绪和美元走弱及中欧投资协定的“共振”。近几个月来,做多人民币成为市场最“拥挤”的交易资产之一,其原因在于中国疫情防控与经济复苏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一枝独秀”。反观海外,疫情呈现扩散趋势并明显拖累经济复苏,市场对美联储再度加码购债预期亦有所升温。此外,中欧两大经济体的投资协定签署,令投资者对中欧及全球前景乐观,一定程度利好欧元和人民币,推动美元走弱。

  理性、主动应对人民币升值

  展望2021年人民币走势,蒋舒表示,2021年人民币汇率的内在原因仍会持续走强,但外部原因则会使得人民币汇率难以在现有水平上继续大幅上扬。预计美元在2021年将整体呈现触底反弹的态势,这将大大削弱人民币汇率进一步大幅上扬的动力,预计今年人民币汇率会在6.2-7.5的较宽区间内运行。

  周茂华则表示,从国内基本面、全球经济政策来看,2021年人民币汇率将逐步回归基本面,在合理均衡水平附近,维持强势双向震荡格局。

  “主要原因在于,一方面,国内货币政策不会急转弯,欧美主要央行利率基本触底;另一方面,疫苗接种逐步铺开、欧美大规模内需支持政策及经济对疫情产生了一定‘适应性’等,将推动全球重返复苏轨道,主要经济体之间分化明显收窄。此外,随着我国国内经济结构转变与对外开放步伐加快,国际收支整体保持平稳,人民币汇率弹性显著增强,人民币汇率将发挥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作用。”周茂华说。

  谭雅玲表示,从汇率技术专业角度来看,2020年美元的贬值是2021年重要参考,人民币2021年开局升值是2021年的全年参考。

  首先,我国汇率机制已经不再是紧盯美元,而是参考一篮子货币,但从现实来看,人民币升值或贬值依然以美元为轴心,其原因就在于美元“一家独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