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评论 > 正文

光明时评:保障“打工人”权益 强制休假制度还得真正强硬起来

2020-11-20 07:31

  作者:熊志

  日前,深圳市第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深圳经济特区健康条例》,提出推行强制休假制度,以更好地保障劳动者身心健康,该条例将于明年1月1日正式实施。

  这部地方条例在征集意见时,便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原因不仅在于它是国内首部地方性健康法规,更是因为它首次明确了强制休假制度,要求用人单位合理安排员工作息,对脑力和体力劳动负荷较重的员工实行轮休制度,同时严格执行员工带薪休假制度。

  众所周知,休息休假的权利,以及带薪休假的制度安排,是《劳动法》《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等法律条文里早就明确的内容,然而在现实中,“996”依然是“打工人”的常态,带薪休假更是相当奢侈,劳动者合法权益的落地可谓是困难重重。

  在这种前提下,以地方条例的形式,在《劳动法》的基础上,对员工休息休假的法定权利进行进一步的明确宣示,无疑有很强的示范意义。它让劳动者能更有底气地休息休假,舒缓职场压力,调节身心健康;于企业而言,也能够起到一定的约束效果。

  不过也得看到,保障劳工权益,只是提出强制休假还远远不够。因为一方面,深圳出台的《条例》内容相当广泛,劳动保护只是其中之一,所以并没有细化的落地措施。另一方面,它对监督管理做了安排,但同样没有明确的惩罚方案,所谓强制休假其实不具备强制约束力。

  事实上像最近一两年,不少地区推出了2.5天弹性休假制度,之所以受惠面有限,说到底是因为不是强制安排,没有法律效力,很难成为一种企业自觉遵守的制度安排。

  不管是变相加班,还是带薪休假难,劳动者的合法权益落地难,本质上还是源于劳动者和用人单位的博弈关系不对等,员工缺少足够的话语权,只能被动接受公司安排。而且巨大的职场压力下,员工休息休假,代价可能是绩效收入减少,职位甚至是饭碗不保。

  比如前段时间,上海一家公司要求休产假的员工手写心得,采用故意刁难的手法来裁员,压缩人力资源成本。就在这两天,广州某网络公司甚至采取忠诚度测试的方式,在效益大涨的前提下鼓动员工自愿降薪。由此可见,相较于强势的公司,员工的弱势处境昭然若揭。

  因此,员工的法定权利要想兑现,强制休假要想变为现实,还得有更具约束力、兜底性的配套保障机制。

  比如,在劳动监察层面,加强对带薪休假等落实情况的监督检查。对于违反规定的企业,要有严格的执法惩罚,加大企业侵权违法的法律代价。再比如,进一步畅通投诉举报机制,给员工维权进行充分赋权。另外,对积极遵守的企业,可以从税收减免等方面进行激励。

  不管怎么说,以“996”为代表的加班文化,作为存在已久的现象,指望强制休假制度能根本性地改变这一局面,那自然不太现实。当然,这并不是否定其意义。其实不管是之前的2.5天弹性休假,还是深圳的强制休假,劳动权益的保障,其实都离不开这种“积跬步”式的探索尝试,来摸索出行之有效的经验。

  而之于强制休假制度,接下来深圳在落地的过程中,也应该有更加细化的执行方案,同时可以根据执行情况,设置针对性的惩罚方案,让强制休假真正能够更具强制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