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评论 > 正文

“退烧”之后社区团购何去何从?

2021-01-14 03:30

  从巨头涌入的火爆,到监管部门“九不得”的快速冷却,社区团购在2020年如过山车般跌宕起伏。冰火之间的快速转换后,也需要温和理性的思考。社区团购是不是猛虎下山?与实体经济水火不容?行业应该如何有序发展?如何避免大数据杀熟与低价倾销等错误做法?消费者应该如何维护合法权益?

  1月13日,新京报贝壳财经推出系列报道,从行业、团长、消费者等角度观察理解社区团购行业发展。与此同时,邀请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副院长、商务部电子商务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赵萍,中央财经大学教授、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副理事长、北京工商大学商业经济研究所所长洪涛,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等嘉宾参与讨论。

  合规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相融合

  谈到互联网平台如何正确发展数字经济。欧阳日辉表示,发展数字经济,互联网平台必须坚持守正和创新相统一,应着力做到“四正”,即正心,贯彻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坚持科技向善,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和广大消费者,进一步提升我国数字经济的国际竞争力;正位,聚焦主业主责,在数字经济生态体系中找到并坚守合适正确的位置;正言,努力营造清朗网络空间,不要通过虚假宣传和过度承诺、发布低俗广告、刷单炒信、恶意拉新、传播违法违规信息等手段引流;正行,坚定不移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强化平台治理,不销售假货、不在算法上做文章,不过度追求流量、不过度竞争,严禁出现泄露和滥用用户信息等损害消费者权益行为。

  洪涛认为,电子商务和实体经济应该经历这些阶段,第一阶段是,实体经济与电子商务独立分开;第二阶段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第三阶段是,“我就是你,你就是我”。现在有些看法将实体经济和电子商务对立起来,这是不成熟的观点,也是不成熟的商业模式。

  “如果在商业社区中形成对立板块,肯定不是有效的。所以,我们要打破这种板块结构,形成一个相互融合的发展模式,让对立变成有机的统一,这就是我们要探索的社区团购。这种社区团购模式,实体企业可以投资,网络企业也可以投资,运作过程当中线上线下相互融合,就像现在的实体店有APP、小程序、视频直播。这些都是商业行为,谁运用比较好,就是成功的。”洪涛表示。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从市场角度看,社区团购可持续经营经过了论证,从实际上看也说得通,表面上看有大量的补贴,但实际上老百姓不差那点钱,社区团购更多的是便捷,但社区团购解决不了数字鸿沟的问题,老年人依旧需要早市。

  社区团购不限于抢菜

  欧阳日辉称,社区团购是想抢占从城市到农村的线上线下消费品零售市场。这是一个40万亿元的市场,巨头的目的并不是完全为了和菜贩子抢市场,是为了后期的布局,“互联网大平台在下场之前是算过账的,生鲜电商渗透率不足5%,社区团购做起来以后,不仅仅是卖果蔬,什么都可以卖,日用百货、服装、家电、3C数码、美妆等”。

  谈到社区团购业态的可取之处,赵萍认为,社区团购对于改善民生,提升市场供给能力,提升消费便利具有重要价值。社区团购为消费者节省了购物时间。社区团购选用“预购、自取”的方式,为消费者节省到菜市场、实体店采购的时间,忙碌的消费者可以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完成生活必需品的采购。

  “同时,社区团购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配送问题。此外,社区团购满足消费者的小众化、个性化需求。社区团购可以带动农副产品供应链数字化,赋能农业等实体经济,通过‘预购自取’的方法,可以实现按需采购,大幅降低库存成本和店面成本,提升盈利能力。”赵萍表示。

  洪涛认为,社区团购应该朝着多样化方向发展,比如“产地直发”模式,“平台+门店”模式,或者“平台+直配”模式等。因为全国社区多种多样,社区团购的模式应该也是多种多样。应急时期的社区团购,如武汉封城的社区团购,和常态化的社区团购也不一样。应急时期的社区团购,以服务性为主;常态化的社区团购,以商业性为主。

  社区团购需要有序竞争和依法经营

  目前各社区团购平台迎来监管红线,各公司应该如何进行合规竞争成为市场关注的问题。对此,赵萍表示,各平台要利用自身影响力,维护各方合法权益。平台要对平台内经营者的资质资格进行必要的审核,并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利用平台强大的社会影响力,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避免各种违反价格法、反垄断法、电商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