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评论 > 正文

数字化改造传统产业 效益好不好

2021-02-21 20:38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加大新型基础设施投资力度。在数字化春风的吹拂下,数字化的“种子”已经在传统产业生根发芽,但效益如何?数字技术和传统产业深度融合的难点在哪里?中小企业如何从数字化转型中真正获益?智能施工、远程运维、线上融资、“云端”办公……在我国经济从高速度迈向高质量发展过程中,以数字产业为引领的新经济模式,正在赋予传统产业新的“生命力”,一个辛勤耕“云”、努力种“数”的智慧春天正悄然而至。

  一次“颠覆”的旅程

  “一切都是比特:比特的移动速度比原子的移动速度更快,成本更低。”这是尼葛洛庞帝在《数字化生存》中对数字化本质的经典描述。对于传统行业而言,数字化转型就是一次“颠覆或被颠覆”的旅程。2020年9月16日,“保密了3年”的阿里巴巴新制造平台——犀牛智造正式亮相,当天“一号工程”犀牛智造工厂也正式投产。一举将服装行业平均1000件起订、15天交付的流程,缩短为100件起订、7天交货,比快时尚鼻祖ZARA还要快7天。

  记者了解到,犀牛智造具备高度柔性的供应链能力,可以按需生产、以销定产、快速交付。“‘犀牛智造工厂’将中国互联网优势和制造业优势相结合,数据驱动、精准对接供需,为数字时代全球探索未来智造提供一种参考。”阿里巴巴犀牛智造CEO伍学刚说。2020年全国两会,全国人大代表、海康威视数字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宗年下决心“力挺”能源互联网。2020年1月28日前后,海康威视复工,但上游供应“断链”,让这家年营业额500亿元的明星企业难复产。

  依靠能源互联网广泛采集的电力大数据,国网杭州供电公司应用“企业复工电力指数”,精确锁定整条产业链的“断点”。很快,海康威视上游主要供应商的复工指数清单,被呈送当地政府。政府帮助60家供应商接回工人、组织复产,为红外测温仪生产提供配件。到2020年2月中旬,海康威视高端红外测温仪日产量已经突破1500台。“能源互联网搭建起了一条数字化发展的高速公路,推动不少物联网、大数据、移动互联网企业共同驶上加速发展的快车道。”亲历新冠肺炎疫情,陈宗年深有体会。

  尽管中国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已经取得一定成效,但企业的转型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透露,据调查,在尝试转型的企业中,50%以上企业认为成本没什么变化,甚至还有不少企业认为成本提高了,收益也没有增加。

  数字化是转型手段

  当前,我国经济正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从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从注重规模经济变为注重质量效益。而充分运用数字化技术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是各行各业未来发展的必经之路。在腾讯研究院智慧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吴朋阳看来,产业互联网推进数字化,能够帮助传统行业有效解决3个核心问题。

  一是规模,即市场规模是否能持续增长。传统企业借助互联网广泛的数字连接能力,能够有效打破时空的局限,将产品和服务提供给更广泛的用户以实现规模增长。

  二是效能,即企业生产运营是否能够有效实现降本增效。数字化能够促进传统企业构建量化能力,让企业能够度量、分析和优化其生产运营的各环节,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三是质量,即企业的产品或服务能否提高质量及竞争力。数字化不仅能通过提高生产运营的精度,提高企业当前产品或服务的质量,还能帮助企业创造出新的产品或服务来获得新市场。

  毫无疑问,数字化已经成为传统产业的必选题,可为何不同企业的获得感却差异巨大?“差异主要来自于企业家对数字化的理解。”赛迪顾问智能制造产业研究中心总经理张龙说,“数字化是手段,不是目的。不能为了数字化就使用价格昂贵但效果甚微的传感器、软件或系统,而是要先对企业目前的状况进行有效的问诊评估,在成本范围内选取收益最高的环节优先进行数字化改造。”

  吴朋阳分析认为,这种差异有几方面原因。首先,企业所在的行业属性不同。与消费者联系越紧密的行业企业,数字化的积极性和成效越明显。而企业到企业的行业(2B)、低数据处理需要、高度依赖现场体验的行业企业,往往数字化涉及投入较大、周期较长,且效能不容易显现,直接增收会比较难。其次,企业自身的资源禀赋不同。在同样的行业中,不同企业的数字化发展力度也会存在明显差异,这主要由企业所具备的资源、能力、商业模式等差异决定。“很多企业误认为数字化转型是管理层的工作,与基层员工无关。其实大多数转型战略的具体执行还是要依赖于基层员工的配合,否则转型工作终将沦为面子工程。”帆软数据应用研究院院长杨扬说。

  改造需结合行业特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