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 > 正文

124亿贷款月底到期拿啥还?天齐锂业“豪赌买矿”留后患 拟引入战投称仍在加紧谈判

2020-11-21 20:58

K图 002466_0

  中国最大的锂矿公司天齐锂业(002466.SZ)的风险仍在释放。

  11月14日,天齐锂业自曝面临不能偿还大额到期债务本息的风险,按照其此前与中信银行牵头的并购贷款银团签署的相关协议,并购贷款中的18.84亿美元(约人民币124.04亿元)将于2020年11月底到期,占天齐锂业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79.35%。

  天齐锂业站上巨头之位,在于2014年斥资50亿美元间接控股泰利森锂业;而造成目前流动性紧张局面的原因也在于一次收购,天齐锂业2018年以40.66亿美元完成了对SQM 23.77%股权的购买,资金不足的天齐锂业曾向银团借款35亿美元。

  面对即将到期的债务的应对,天齐锂业在回复《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针对即将到期的债务,公司正积极与并购贷款银团沟通,寻求调整并购贷款负债期限结构,放宽贷款担保和抵押条件,降低贷款利率等措施,以降低大额债务到期无法偿还的风险;目前公司已经向银团正式提交了调整贷款期限结构的申请,尚在审批中。”

  124亿元违约风险

  根据天齐锂业公告,截至目前,其现金流水平并未得到实质性提高,流动性紧张的局面也暂未出现实质性改善。按照此前与中信银行牵头的并购贷款银团(下称“银团”)签署的相关协议,并购贷款中的18.84亿美元将于2020年11月底到期,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179.35%。

  尽管天齐锂业已经向银团正式提交了调整贷款期限结构的申请,但目前尚在审批中,存在贷款到期未能成功展期而公司无法及时、足额偿付导致违约的可能性。

  此外,天齐锂业暂缓支付2020年内到期的部分并购贷款利息(截至目前,累计应付未付银团并购贷款利息金额约4.71亿元,占其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6.76%)。如果天齐锂业未来在偿付债务本息方面遭遇困难,其业务、经营业绩、资金状况、财务状况及日常生产经营都存在受到重大不利影响的可能性。

  目前问题的起源在于,天齐锂业2018年12月以40.66亿美元价格完成对SQM 23.77%股权的购买。《华夏时报》记者曾在2018年5月报道,尽管整体呈现增长之势,但天齐锂业2010年上市以来8年的营收之和仅为141.73亿元,远不及收购价。

  为拿下SQM的股权,天齐锂业采用了跨国收购的常用方式——向银团贷款。40.66亿美元的购买资金中,除公司自有资金,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分行牵头的跨境并购银团提供25亿美元境内银团贷款和中信银行(国际)有限公司牵头的跨境并购银团提供了10亿美元境外银团贷款,这意味着天齐锂业因SQM股权购买新增并购贷款35亿美元。

  此次收购后,天齐锂业的麻烦就接踵而至,首先是天齐锂业的资产负债率持续攀升,从2017年的40.39%猛增至2019年的80.88%。截至2019年底,负债合计高达376.87亿元。

  天齐锂业回复记者:“自2020年初以来,为彻底化解公司风险,从根本上优化公司的资产负债结构,公司和控股股东成都天齐集团(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齐集团“)以及实际控制人蒋卫平一直致力于通过引进有实力且具有协同效应的战略投资者进行战略重组。”

  “在四川省、遂宁市和射洪市党委、政府亲切关心和正确指导下,公司一直遵循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与债权银行等利益相关方密切合作,目前正在与潜在战略投资者加紧进行谈判,尽管目前尚未签署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战略投资者引入协议,但相关工作一直在持续积极推进过程中。”上述天齐锂业方面人士表示。

  豪赌后患

  天齐锂业之所以执着于此次并购,在于其曾凭借一起并购成为锂矿行业巨头。

  早在2014年5月,天齐锂业斥资50亿美元完成了对澳大利亚泰利森锂业公司(Talison)母公司文菲尔德(Windfield)51%权益收购,间接控股泰利森锂业。

  凭借成功的资本运作并赶上新能源汽车产业强势爆发期,天齐锂业发展蒸蒸日上。此前发展不温不火的天齐锂业,在2014年净利润扭亏为盈后,此后逐渐步入上升通道,2016年-2018年净利润接连上涨。

  但并非所有的并购都是无往而不利。收购SQM后,天齐锂业遇到行业周期调整及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等不利因素,2019年锂精矿产品销售数量与锂化工产品销售价格较2018年度下降导致总体销售收入下降,2019年天齐锂业实现营收为48.41亿元,同比减少22.48%;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高达59.83亿元,同比减少37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