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基金 > 观点 > 正文

西部信托卷入“烂尾项目” 融资方实控人已“金蝉脱壳”

2020-11-21 21:12

   近日,网上流传了一份《致祥泰紫宸项目业主的公开信》(以下简称《公开信》),《公开信》中提到,“由威海宝华置业投资开发的祥泰紫宸项目因资金问题于去年底停工。今年5月13日,应购房业主要求,经区管委成立了由政法委、建设局、公安分局等部门组成的工作专班介入项目问题处置……”落款显示,《公开信》由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祥泰紫宸项目处置工作领导小组11月6日签发。

  就该《公开信》的真实性,《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政府相关人士处获得肯定答复。

  本报记者查询发现,威海宝华置业即威海宝华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华置业”),控股股东为西部信托,目前西部信托除持有宝华置业70%的股权尚未退出之外,宝华置业及其关联公司质押给西部信托的多笔股权也处于有效状态。

  这意味着,西部信托该笔地产业务或将面临不良风险。

  资金偿付疑云

  天眼查显示,宝华置业成立于2010年11月,注册资本3000万元,西部信托于2017年11月17日入股,并成为其持股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70%。宝华置业另外一个股东为山东祥泰森林河湾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祥泰森林河湾”),持股30%。

  根据文章开头所述《公开信》信息,宝华置业早在2019年底就已因资金问题导致相关项目停工。记者注意到,此后宝华置业风险不断升级。

  宝华置业作为运营主体的名为“祥泰紫宸”微信公号上,今年6月22日曾发表了一份至祥泰紫宸、宝华天泽湾项目业主的公开信,公开信称“经区管委于5月15日成立宝华置业工作专班,专门解决宝华置业相关问题,同时威海建设集团以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为由,将宝华置业有限公司起诉到法院,法院立案后,政法委立即协调中院对宝华公司5个账户进行查封(查封资金1.31亿元),同时对未网签的150户住宅、50套公寓也予以了查封(经核算资产价值约3.6亿元)”。

  天眼查显示,2020年以来宝华置业涉及到的司法纠纷超过50条,案由包括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装饰装修合同纠纷、承揽合同纠纷、广告合同纠纷等,多为下游公司诉讼请求宝华置业支付工程款、广告费等相关款项费用。

  截至目前,宝华置业共收到5份限制消费令,累计7次被列为被执行人。

  就上述项目追偿情况等相关问题,西部信托相关业务人员在回复本报记者时称,该笔业务属西部信托事务管理类业务,信托公司只是根据委托人的指令开展业务,根据相关协议,信托公司负有保密义务,不方便透露具体信息。

  不过,就该笔业务的风险规模,该人士称,“宝华置业项目目前尚未到期”“目前(待偿资金)只剩下部分尾款,大概一两千万元左右。”

  颇值得一提的是,在介绍该笔业务追偿情况时,该人士最初提到,“今年9月份才出现还款危机”,不过在记者提及今年5月份宝华置业账户就已经被查封之后,该人士又改口称,从二季度就开始出现还款危机,并称,“我们正常结息是在6月21日、9月21日,在这个时点上没有收到资金,我们都会发《催收函》。”

  风险处置任务棘手

  根据行业经验,在项目已经发生风险的情况下,信托公司追偿成效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信托条款设计、抵押担保措施等关键因素。

  记者注意到,在西部信托入股之前,宝华置业及其关联公司的多笔股权就已经被质押给西部信托。

  比如,第三方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显示,山东祥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祥泰实业”)作为出质人分别于2017年10月11日、2017年11月24日向西部信托出质了一笔宝华置业的股权,对应出质股权数额分别为3000万股、900万股。

  就记者关于该笔业务是否为“明股实债”业务这一问题,上述西部信托业务相关人士回复称,“我们是债权类业务,属于并购贷款业务,持股只是作为一种风控措施,以股权的形式锁定了一部分资产,并非‘明股实债’。”

  记者注意到,按照业内人士的分析,信托公司以股权投资形式开展的业务,是否为“明股实债”,判断的依据包括是否附带回购承诺、设置抵押担保措施,以及提前获取项目分红等具体信息。真实股权投资业务,一般不附带回购承诺、没有抵押担保措施,也不会按期分配收益。

  对标西部信托宝华置业项目来看,西部信托除了以股权形式进入项目公司,以股权质押作为抵押担保措施之外,根据上述西部信托业务相关人士的介绍,该项目是按期进行结息。

  某资深信托行业研究员分析认为,西部信托宝华置业项目名义上看是股权融资,实际应该是小股大债,也就是,很少一部分资金是增资,绝大部分资金通过股东借款形式放贷。

  值得关注的是,“明股实债”的风险是显而易见的,风险处置上也更为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