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基金 > 观点 > 正文

银行又出“内鬼”?支行行长里应外合 用假资料贷款炒股 造成2000万损失

2020-11-21 22:22

  近年来,中小银行内控问题频出,严监管趋势未变。

  近日,裁判文书网又曝光一起案件,一家银行支行行长利用职务便利,骗贷炒股、做副业,最终造成银行近2000万损失。

银行又出“内鬼”?支行行长里应外合 用假资料贷款炒股 造成2000万损失

  案发前,陈某勇是一家村镇银行的支行行长。2016年至2018年间,陈某勇与该银行工作人员郭某亮,利用其职务便利,伙同其生意伙伴王某德,利用银行管理漏洞,以支付好处费等方式通过多人借名贷款。使用虚假的贷款资料,骗取银行贷款,贷款到期后无法归还,造成银行巨额经济损失。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贷款到期后未能归还,银行还与涉案人郭某亮、王某德等人达成“平移贷款”协议,但“平移贷款”并未化解不良贷款,最后仍造成该行损失1995.25万元。

  支行行长“里应外合”骗取贷炒股

  案发前,陈某勇与郭某亮是浙江温岭联合村镇银行(下称“温岭村镇银行”)工作人员。据陈某勇供述,其2014年至2016年担任温岭村镇银行松门支行主管,而郭某亮是客户经理,2016年底至2018年初陈某勇担任城北支行行长,有审查审批放贷权限。

  经温岭市人民法院审理查明,陈某勇和郭某亮在银行任职期间,伙同王某德以亲戚朋友等名义向其所在银行申请贷款,分别用于炒股、个人公司经营等。

  据郭某亮供述,2015年7月他和陈某勇都在松门支行上班,他合伙用陈某勇的财通证券账户炒股,为了配资不被平仓,他和陈某勇就用各自的亲戚朋友名义在村镇银行贷款100多万元。

  之后,郭某亮通过朋友认识了王某德,也就是其与陈某勇的生意伙伴。据王某德供述,2015年底至2016年上半年,王某德与郭某亮口头协议在松门支行借名贷款,用于投资“远驰公司”经营,约定王某德的股份为60%,陈某勇、郭某亮各20%,实际二人均未出资。

  王某德表示,一开始陈某勇与郭某亮合伙用借名贷款资金炒股,王某德与两人合伙用借名贷款资金做公司经营,二者都是分开的,后来陈某勇等人炒股和公司经营均出现亏损。判决书上显示,证人陈某称,他知道王某德炒期货亏损几百万元,听郭某亮讲跟陈某勇合伙炒股配资近1000万元,最后亏损。

  后来,陈某勇与郭某亮因为生意关系,与王某德有了更多的资金往来。据王某德供述,他在松门支行分别用其本人和亲戚朋友共5人的名字共贷款230万元,除郭某亮拿走的50万元外,其余180万用于三人合伙的“远驰公司”经营。

  虚构资料找“黑户”借名贷款

  2016年底,陈某勇调任温岭村镇银行城北支行行长。

  王某德表示,郭某亮提议给陈某勇多点股份,陈某勇加大贷款力度。于是2017年3月20日三人签订书面合伙协议,股份变成他和陈某勇各40%,郭某亮20%,二人也没出资。他们三人商量继续用借名贷款资金用于“远驰公司”经营,王某德负责找贷款人、担保人,陈、郭二人负责贷款资料及贷款发放。

  认识郭某亮和王某德的证人陈某表示,2017年其在一家小贷公司上班时,郭、王二人与他说需要“黑户”,也就是银行贷款不还但没起诉的贷款人,于是他通过多位同事介绍“黑户”给王某德二人。

  潘某是“黑户”中的一员。潘某供述称,有人让他到温岭村镇银行贷款,只需要提供身份证及户口本并签名就可以了,其他贷款资料由该银行工作人员负责。假如贷款成功,所贷款项由银行工作人员使用,还款也由这些人负责,他和介绍人都能得到好处费1.5万元。

  王某德供述,介绍费按人头5000元至1万元,贷款人按每人1万元至2.5万元,担保人也大多为贷款人,费用算在其中。王某德表示,利用上述方式,他们总共在城北支行贷款1000多万元,帮助郭某亮、陈某勇归还高利贷,因陈某勇炒股需要,分多次支付给陈某勇140万元现金,帮其购买一辆迈腾轿车25万元。

  温岭村镇银行6名职员证实,城北支行贷款资料都由该支行行长陈某勇提供,无论是城北支行还是松门支行的贷款,他们都因为相信陈某勇行长和郭某亮,而没有对贷款资料进行实质性审查。

  值得注意的是,郭某亮表示,2017年下半年,温岭村镇银行知道陈某勇放贷有问题,而取消陈某勇权限,此时郭某亮还在松门支行,陈某勇仍找人在松门支行继续贷款。

  经温岭市人民法院审理查明,陈某勇、郭某亮与王某德合谋,通过他人介绍,以支付好处费等方式让多人借名贷款,使用虚假的船舶登记证书、房产权证等贷款资料,虚构借款用途,向村镇银行申请联合小贷卡业务、短期借款等,骗取的贷款归上述三人使用,贷款到期后无法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