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基金 > 观点 > 正文

在全球变革中打造强大中国纺织产业链

2021-02-24 01:35

  国研视点

  魏际刚

  纺织工业是我国传统优势支柱产业,其持续健康发展对经济社会意义重大。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纺织品服装生产国、消费国和出口国,我国已建成全世界最为完善的现代纺织制造产业体系,产业链各环节的制造能力与水平均位居世界前列。但也要看到,纺织产业链各环节发展并不平衡,存在一些明显短板。长期积累的矛盾和问题也比较突出,面临的国际贸易环境更为恶劣、国际竞争也更加激烈。在新形势下,纺织工业如何保持传统竞争优势,形成新的竞争优势,在全球变革中打造更加强大的产业链,是值得研究的重大课题。

  纺织产业链外迁情况

  从纺织产业链条看,我国棉纺、常规化纤、印染、服装、家纺、部分纺机具有竞争优势。但同时,我国在高性能纤维、高端纺织机械、产业用纺织等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尚有较大差距。高性能纤维与生物基原料方面,我国与发达国家有显著差距;产业用纺织品竞争力不强;高端纺织机械关键技术与装备需依赖进口,我国仍有10项纺织装备与零部件依赖进口,估算年进口金额5亿多美元,约占纺织机械与零部件进口额的1/7,包括自动络筒机用电子清纱器、空气捻接器和槽筒,无梭织机用高速电子多臂装置,自动穿经机,纺织用工业喷墨印花喷头,印花导带等。纺织装备行业对部分高性能金属材料、高精度传感器、高速轴承、芯片、密封件等高端通用零部件和原材料存在进口依赖性。

  纺织产业链上,棉纺企业和针织企业是在境外投资建设生产加工基地最多的领域,投资主体基本都是国内的龙头骨干企业,投资区域集中在越南、柬埔寨、缅甸、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以及以埃及、埃塞俄比亚为代表的非洲国家。我国棉纺企业在越南投资已经超过200万锭,包括天虹集团是越南最大的纱线生产企业,鲁泰集团的投资包括6万纱锭和3000万米色织面料,华孚色纺的投资有30万纱锭和1万吨染色,百隆东方的投资有50万锭。织造、印染、梭织服装和化纤领域跨国配置资源的境外投资也开始出现。近两年来,梭织服装企业开始将一些工艺相对简单的大批量产品转移到东南亚和南亚海外基地生产,例如山东迪尚集团在孟加拉国、柬埔寨、越南和缅甸投资建厂,山东鲁泰在缅甸投资生产衬衫,江苏恒田在缅甸投资2个制衣厂。山东鲁泰和山东华纺在越南投资的面料项目都包括印染环节,2019年,江苏联发股份发布投资公告称,将在印尼投建年产6600万米高档梭织面料的项目,总投资约为1.9亿美元。

  我国纺织产业链结构性短板及部分环节外迁的原因

  (一)我国纺织产业链存在结构性短板的原因

  一是创新体系不完善。我国纺织机械企业、院校和科研院所尚未形成互联互通、充分发挥各自比较优势的发展格局,分立发展的孤岛现象比较普遍,机构间共利机制尚未完全建立,国家科技投入分散,未能形成社会协同效应。

  二是专业技术人才不足。从现实情况来看,专业技术人才存在匮乏等现象,不能满足社会发展需求,不能顺应纺织工业国际化发展潮流。

  三是行业利润总体偏低。我国纺织服装业主要依靠低成本优势占据市场份额,多数纺织企业以生产附加值低、同质化程度高的中低档产品为主,尚未形成国际有力品牌,纺织服装业整体基本处于全球价值链中附加值最低的加工制造环节。利润偏低带来企业对创新与品牌的投入不足。

  四是标准、检测、数据管理等水平有待提升。大多数高性能纤维生产企业关注生产环节,在标准化、监测评价方面缺少技术支撑和专业化管理,下游使用规范、法规认证、数据库与标准等未完全建立。产业用纺织品领域多、产品种类复杂、标准归口单位多,造成产业用纺织品标准分类不统一,标准实施困难。

  (二)我国纺织产业链部分环节外迁的原因

  这里既有行业自身发展需求,也有外部环境因素。

  一是化解制造成本上涨压力。近年来,国内各类要素成本持续上涨,用工、用电、税费、棉花原料等多种成本叠加,企业仅通过提高生产效率来化解成本压力的难度有所加大。招工难现象长期持续,专业技术人才匮乏,企业员工老龄化、流动性强的情况难以改善。而东南亚、非洲等国家在人工、原料、电价等方面的成本优势较为显著。例如:越南纺织服装工人每月工资是我国同业工人的1/3左右,工业电价、水价仅为70%—80%,当地雇员达到一定数量后所得税享受免征或减半优惠。埃塞俄比亚工人月工资仅为我国工人的1/6,电价不足国内的1/4。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