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基金 > 要闻 > 正文

青侨阳光基金经理林伟:集采价格被砍至“地板价”不改冠脉支架龙头做大趋势

2020-11-19 16:40

  头部企业将采冠脉支架的成本控制在300元~400元的水平是没有问题的,甚至部分做得好的企业可以将成本控制在200多元。对比终端700元的价格来看,公司仍可以保证50%~60%的毛利率。

  医药集采对医药板块影响显著,近期集采冠脉支架的价格从均价1.3万元下降至中标均价700元,降幅远超市场预期,相关上市公司甚至整个医药板块也应声下挫。

  面对重大“利空”,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的青侨阳光基金经理林伟却表示,“真实影响并不是那么大”。据其测算,冠脉支架的头部企业仍可以保证50%~60%的毛利率。集采会挤压冠脉支架的价格体系,但控费节约的资源会推动更多创新型高值耗材的应用,拥有效率和创新优势的高值耗材龙头会受益更多创新领域的发展,仍将不断做大。

  高值耗材板块面对的主要是短期冲击

  长期仍有可能保持12%~14%的增速

  《红周刊》:您对冠脉支架集中带量采购有哪些判断和思考?

  林伟:集采带来的更多的是短期冲击,对相关医药企业来说还达不到不盈利的程度。我们的观点是,集采对整个行业而言确实是一个利空,但这个利空肯定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巨大,行业内还是可以承受的,头部的企业仍然可以实现一个不错的盈利水平。医药行业有其固有的特色,比如原来在渠道代理商这块的费用是非常重的,还有公司本身很高的销售费用。现在是国家帮忙卖产品了,所以渠道的费用会有极大的下降。

  我们做过测算,这些头部企业将冠脉支架的成本控制在300~400元的水平是没有问题的,甚至部分做得好的企业可以将成本控制在200多元。对比终端700元的价格来看,仍可以保证50%~60%的毛利率。如果把冠脉支架公司看作普通的制造企业,50%~60%的毛利率水平足以让拥有效率和创新优势的头部企业保持不错的净利率水平。从近期相关上市公司的市场表现来看,部分公司就是没有什么反应的。

  对做得好的公司之外的同业来说,可能承受的压力要大一些。即便是渠道费用大幅下降,出厂端还是会承受60%~70%的降价压力,而市场需求量的增长无法弥补这种价格降幅。整个市场可能会有一定的萎缩压力,相关企业的净利率水平也会出现下滑,比如从原来40%的净利水平降到20%多。

  《红周刊》:冠脉支架龙头的市场表现也有较大差异,什么原因?

  林伟:分市场来看,部分A股的龙头企业跌幅较大一些,港股的龙头跌幅相对较小。我认为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A股的龙头不仅受到了冠脉支架集采的影响,同时还受到了如阿托伐他汀等仿制药的集采、未从疫情中走出来等因素的影响。相反,港股的部分龙头在冠脉支架业务受损之后,节约的资本有利于其另外的业务,如某家受损的港股龙头,其子公司的瓣膜业务就得到了发展。这类似于“跷跷板效应”。

  对高值耗材这个行业来说,目前的市场可能尚未充分反应,但长期来看,其增长空间仍然比较大。因为高值耗材对应的是高端手术,而这类手术的国内渗透率虽然非常低,但增速很快,这之中是有医疗升级的需求存在的。过去几年,高值耗材行业的增速在20%左右,这在医药行业里面是非常高的。现在控费使这个增速出现下滑,但仍可能有12%~14%的增速。另外,原来高值耗材多数领域是被外企垄断的,现在国产替代的速度也很快。所以,我们认为,中国高值耗材行业景气度长期维持下去是没有问题的。

  《红周刊》:冠脉支架是否是高值耗材行业集采开始的信号?

  林伟:确实是这样。我们之前对中国医药行业的变迁进行过梳理,从2011年开始,医药行业就进入了“提效+创新”的逻辑,其最重要的变量有两个,一个是科技,一个是政策。其中,政策的影响是很深的。如医保局的成立就推动了传统医疗体系的重构,那些水分高的领域都在挤压效率,高端仿制药集采就是其中之一。现在的冠脉支架就是如此,而高值耗材行业的水分也很高了。

  关于“提效”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那种最不合理的辅助用药开始;第二阶段是高度标准化的仿制药,因为它是分子式,可以一致性评价,大家做出来都差不多;第三阶段是去控费非标的产品,如冠脉支架集采,这也是我们正在面临的阶段。这些非标产品的差异就像宝马和其他类别的汽车一样,都是汽车但质量不一。第三阶段的推动会比较复杂,但国家已经开始在推动了,现在是支架,后面的将会是人工晶体、骨科、关节、球囊等其他高值耗材,这是一个趋势。

  “提效+创新”是医药行业的主逻辑

  三类企业最为受益

  《红周刊》:“提效”之外,“创新”的逻辑是怎样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