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基金 > 要闻 > 正文

爆款基金经理李晓西展望2021:高质量成长是长期复利的基础

2021-01-12 13:19

  核心观点:质量是实现长期投资复利的必要条件,只有真正具有定价能力的高质量公司才可以穿越周期。中国有一批这样的公司,未来还很可能会有大批高质量成长公司涌现出来。对于2021年,李晓西看好经济结构转型和消费升级中的五大方向,长期投资于高质量、成长性优秀的公司,做时间的朋友。

  市场成熟化、机构化趋势明显

  个人投资者难有良好收益

  感谢《红周刊》的邀请,我演讲的主题是《聚焦高质量成长,掘金A股长期投资价值》。今天主要想与大家分享一下,如何选择高质量的投资标的,以及如何捕捉A股市场的长期投资价值。

  为什么要选择高质量投资?我们先看一组数据,将最近3年主动权益类公募基金的收益率与A股市场中近4000只个股的收益率进行对比。从2017年1月到2020年11月的数据显示,收益率在50%以上的主动权益类公募基金约占其总数的65.11%,而可以达到50%以上投资回报的个股仅有12%;收益率达到20%至50%的主动权益类公募基金占比为27.84%,个股占比为5.74%;收益率在负20%以下的基金仅有0.06%,个股比例却有62.12%。综合来看,过去三年收益为负的主动权益类公募基金仅占其总体的1.35%,却有将近74%的股票过去三年收益为负。

  由此可以看出,随着市场越来越成熟,机构化现象越来越明显,选择个股进行投资且取得收益将越来越难。长期来看,如果没有研究团队支持,个人投资者通过自己的研究进行短期投资将很难取得良好的收益。而机构投资者,以公募基金为例,通过投资组合的管理,可能获得更为稳定的长期投资回报。

  即使是在牛市里,个人投资者通过投资个股获取回报的难度也在加大。我们再看另一组数据,2017年沪深300指数上涨21.78%,可以说是大牛市了,食品饮料、家用电器等行业都上涨了很多。然而,在食品饮料行业内,战胜行业指数的股票数量占比也仅仅是17%,家用电器行业是21.90%。2017年仅有36.3%的股票涨幅战胜了沪深300。再看2019年,沪深300指数涨幅达到了36.07%,创业板指涨幅为43.79%,电子、食品饮料都是涨幅居前的行业。但是,电子行业只有30.60%的股票战胜了行业指数,食品饮料行业只有21%,大部分股票是无法战胜行业的。也就是说,有相当一部分人遇到了牛市,并且选对了行业,结果却很难赚到钱。对很多个人投资者而言,这里的投资胜率甚至低于掷硬币选正反面的胜率(胜负都是50%)。2020年,休闲服务行业涨幅达到了59.53%,然而行业内战胜指数的股票却仅有8.82%,就是1-2家表现优异的公司在涨,如果没有买到它们就无法取得良好回报。

  我们再来看一下公募基金的表现。统计数据显示,最近10年,沪深300指数、中证500指数、股票型基金、混合型基金的回报分别是59.6%、34.90%、120.30%和131.70%;最近5年,股票型基金、混合型基金的回报分别为62.2%和72.7%,同样是大幅超过沪深300指数(44.3%)和中证500指数(1.5%)的回报。长期看来,公募基金都是大幅战胜指数的。

  那么如何投资才有可能战胜市场,获得长期可持续的投资回报呢?我认为,无论是机构投资者还是个人投资者,我们都必须构建科学的、系统化的投资理念。投资理念上,我强调至少应该关注这几点——成长、质量和估值。

  投资高质量成长专注长期复利机会

  首先,看成长。市场上的公司基本可以分为资本毁灭型和资本递增型两大类。投资资本毁灭型的公司,资本每年都在减值。例如,今年你投资1元给它,明年可能就是0.95元,后年就是0.89元,这样的公司属于很典型的资本毁灭型公司。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就出现了很多这样的公司。有些公司的股价甚至从危机当时的最低点算起,至今的跌幅都能达到90%以上。因为我们做股票投资是要赚业绩红利的,所以长期一定要投资本递增型,也就是成长型的公司。而资本递增型的公司,盈利长期会持续增长。例如,对于资本递增型公司而言,今年投资1元给它,第二年可能会增长到1.05元,第三年可能增长到1.11元。短期看资本毁灭型和资本递增型公司的差距不明显,但若将时间跨度拉长到五至十年,在复利的影响下,二者的差距是巨大的。

  其次,关注质量。质量如同房子的地基,没有质量的成长其实就是波动,成长不可能持续,这样的公司很难穿越周期。在我们的投资体系里,质量是实现长期投资复利的基础,亦是必要条件。

  质量具体指什么呢?其一,定价能力和商业模式护城河。例如,我们国内个别高端白酒公司,每年的产销量比较有限,销售端供不应求,公司具有很强的定价能力。还有一些交易系统软件公司,客户涵盖众多基金公司、资产管理公司,产品黏性很强,市场中没有或很难找到替代品,又或者替代转换成本极高,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软件公司就会建立起很强的竞争壁垒。在2020年疫情期间,这类公司仍实现了业绩增长。这类公司能够最大限度地决定自己的命运,而不会随波逐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