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财 > 银行 > 正文

银行转型2020 谁是王者?

2020-11-19 00:18

  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商业银行息差收窄,其盈利能力受到考验。在此背景下,依靠息差的传统模式亟待变革,发展中间业务成为应对挑战的转型方向。事实上,中间业务收入规模与营收占比的高低,已成为衡量一家银行“轻型化运营”水平的典型特征。

  中间业务具有资本占用低或不占用、稳定性好、持续性强、风险低等特点,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商业银行的核心竞争力和创新能力。一般情况下,中间业务品种较为丰富、占比较高的银行可以获得更高的ROE,在市值上也更能获得认可。

  2000年以来,我国银行业中间业务经历了高速发展阶段,中收占比由不足5%达到了目前约20%的水平,已经成为银行收入的重要来源。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商业银行中间业务收入影响几何?哪些银行的中间业务表现突出?本文通过36家A股上市银行半年报数据进行分析。

  中收业务收入增速放缓

  中间业务不构成商业银行表内资产和负债,形成银行非利息收入,在财报上计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因此,本报告将中间业务收入对应到利润表“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一项。整体上看,中收规模和商业银行资产规模大体一致,呈现出国有大行高于股份行、股份行高于城商行、城商行高于农商行的趋势。

  今年上半年,四大行中收规模仍居前四。数据显示,36家A股上市银行中,今年上半年工商银行中间业务收入规模最高,达到889亿;其次为建设银行,达800亿;农业银行和中国银行中间业务收入规模在500亿左右。

  国有大行依托其强大的渠道优势在中收规模上占据着重大优势,但以股份行为首的一批银行大力开拓布局,中间业务取得了较好的业绩成果。数据显示,中收规模位列第五的为招商银行,上半年其中间业务收入为422亿,距离中行仅差80亿。其次为兴业银行、民生银行、中信银行、浦发银行。前述五大股份行的中收规模均已经超过交通银行。

  城商行方面,宁波银行中收规模最高,其中间业务收入为52亿,其他城商行中收规模在2亿-52亿之间。农商行中,除渝农商行中收规模超过10亿外,其他几家在1亿左右。与国有大行、股份行相比,农商行中收规模体量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一方面,其中间业务种类较少,另一方面经营中间业务能力不足。

  值得注意的是,招商银行、平安银行和宁波银行要比同规模的银行实现更多的中间业务收入。他们在中间业务方面探索较多,甚至在行业内形成颇具特色的标签,被称为“轻型银行”。例如,招商银行的中收规模明显大于交行;平安银行的中收规模明显大于光大银行;宁波银行的中收规模明显大于北京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

  从增速看,今年上半年36家上市银行合计实现中间业务收入5315亿,相比去年同期增长约4.7%,而去年上半年增速为9.8%。换言之,今年上半年上市银行中收增速明显放缓。从数量看,今年上半年增速低于10%的银行一共19家,而去年同期为14家。

  究其原因,疫情对部分中间业务收入形成影响。此外,疫情影响之下实体经济经营困难,监管部门要求银行加大对实体经济的让利力度。6月17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要求进一步通过引导贷款利率和债券利率下行、支持发放小微企业无担保信用贷款、减少银行收费等一系列政策,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其中,减少银行收费政策就会影响到多项商业银行中间业务收入。

  工行在半年报中表示,在疫情冲击背景下,本行仍坚持经营转型和落实减费让利政策,结算清算及现金管理、投资银行和担保及承诺等中间业务收入同比减少。财报显示,工行上半年中收规模889亿,相比上年同期仅增加4亿。

  被业内视为“轻型银行”代表的招商银行,上半年中收规模为422亿,相比去年同期增长8.46%。招商银行副行长王良在该行业绩会上表示,上半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增长略有放缓,主要是因为收入增长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一方面,一季度招行信用卡业务受到疫情冲击,无论是信用卡消费额还是贷款规模都出现了下降。这给我们的手续费收入带来了很大的缺口,也是最主要的方面。”王良称,“另一方面,由于线下销售受到疫情防控、人员隔离等多方面的影响,代销保险、信托计划等手续费收入相比去年同期出现减少。”

  在整体增长放缓的背景下,杭州银行中间业务尤其亮眼:上半年杭州银行实现中间业务收入约18亿,相比上年同期增加一倍多。主要因为理财业务手续费收入增加、债券承销等投行业务规模扩大带来投行业务手续费增加。

  股份行中收占比较高

标签 银行 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