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财 > 债劵 > 正文

包商减记冲击波:二级资本债发行难度增加

2020-11-21 22:56

  包商银行全额减记二级资本债,传递出来的打破金融机构债务刚兑的强烈信号,正在向其他中小银行传导。

  11月16日,在5亿元二级资本债券发行的前一天,福建海峡银行突然宣布,由于市场出现波动,取消此次发行。今年下半年以来,尽管中小银行二级资本债融资有所放缓,但尚未有银行取消发行。

  “海峡银行取消发行,可能是没找到投资者。”有银行业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下半年以来,随着债券市场利率上行、流动性趋紧,中小银行的二级资本债发行难度增加。由于投资者难找,一些中小银行通过互相等额认购的方式,才得以完成发行。

  就在海峡银行此次发行期间,包商银行全额减记了65亿元二级资本债及应付利息。在业内人士看来,海峡银行取消发行,短期来看有这方面的影响,但更重要的是,从此前的到期不予赎回,到如今的全额减记,这是史无前例的事件,对市场可能产生深远影响,未来中小银行二级资本债发行难度还会增加。

  对非上市中小银行尤其是城、农商行来说,二级资本债、永续债是重要的资本补充渠道。在二级资本债发行难度增加的同时,永续债发行也出现类似情况。业内认为,中小银行的融资压力将会大大增加。

  发行难度增加,银行互持

  海峡银行此次取消的5亿元二级资本债,主体、债项信用评级为AA+、AA,评级展望为稳定。公开信息显示,该行获批发行总额为20亿元,此前的10月中旬,该行已经发行15亿元,票面利率4.6%。

  截至9月底,海峡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1.2%,一级、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12%,其中,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指标距离监管底线已经不远。

  在海峡银行之前,中小银行发债难度增加已有端倪,突出的例子是泸州银行。

  今年年初,泸州银行获批共计发行45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和永续债,截至目前,30亿元的永续债分两期发行了17亿元,还有13亿元没有发行。而15亿元的二级资本债也是分两期发行。11月11日,该行还成功发行7亿元二级资本债,票面利率4.8%。

  海峡银行的资产规模略大于泸州银行。截至9月底,海峡银行总资产1771.6亿元,总负债11639.7亿元,而泸州银行同期总资产、总负债分别为1127.1亿元、1037.7亿元,资本充足率为14.21%,一级、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93%、8.84%,同样面临资本补充压力。

  不过,海峡银行的盈利能力相对较弱。今年前三个季度,该行实现净利润3.64亿元,而泸州银行净利润则为6.24亿元。资产质量方面,6月底,两家银行不良率分别为1.51%、1.54%。海峡银行总部位于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是深居内地一般地级市的泸州银行所不及的。

  其实,泸州银行并非个案。公开信息显示,今年1月以来,已有36家城商行、农商行发行了二级资本债,其中下半年发行18家,虽然并未出现取消的情况,但却大多采取分期发行。

  市场人士认为,这种情况的出现,与包商银行的二级资本债减记不无关系。包商银行11月13日公告,该行当天到期的65亿元二级资本债,本金将全额减记,尚未支付的累积应付利息共计约5.86亿元也不再支付。

  “包商银行事件,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一位上市银行内部人士说,去年监管接管后,市场对包商银行的存续二级资本债减记已有一定心理准备,但仍觉得多少能拿回来一些,没想到却是全额减记。

  “包商银行只是一个加强因素,短期之内影响确实比较大。”华南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海峡银行二级资本债的发行时间与包商银行减记重合,而包商银行不予赎回其二级资本债,是史无前例的事件,短期对市场心理冲击很大。

  金融机构发行的债务工具,此前一直比较安全。上述业内人士认为,海峡银行取消二级资本债发行,根本原因还是市场环境发生了变化。今年上半年,市场利率下行、流动性充裕,二级资本债发行比较顺利,但到了7、8月份,整个债市出现反转,利率开始上行,流动性也有所趋紧,发行难度明显增加。

  “下半年中小银行二级资本债发行总体趋难,没有人购买就发行不了。”上述华南股份制银行人士说,该行上半年也发行了二级资本债,当时市场环境好,流动性也充裕,顺利招标发行。但到了下半年,如果找不到投资者,就要通过一对一、互相等额认购的方式完成发行。

  到期未赎回已有先例

  “包商银行的事情,影响不只是短期的,长期来看,对中小银行的影响也很大。”上述华南股份制银行人士说,一家银行的二级资本债全额减记,此前还从未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