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财 > 债劵 > 正文

中纪委发文:知名评级机构两高管被“双开”!一次调高级别 收200万酬金

2020-12-15 02:11

  近期各大债券违约频发,让信用评级领域腐败再次受到市场的巨大关注。

  而今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深度关注 | 东方金诚高管被查引出信用评级领域系列腐败案:量钱评级》,揭开信用评级领域腐败窝案的“盖子”。

图片

  作为国有信用评级机构高管,知名评级机构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金永授、东方金诚江苏分公司原总经理崔润海凭借手握的金融资源和职务便利,损公肥私搞利益输送,肆意妄为收受财物,涉案金额巨大。

  他们量钱评级、调高级别收200万元等。崔润海讲述了他第一次利用评级寻租的经历,称发现一次级别的调高居然能值这么多钱,比做一个项目几万元的提成多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金永授在视频中表示,从第一次收钱时的忐忑不安,到后来就变成了麻木不仁,逐渐变成了金钱的奴隶。

  如今,金永授、崔润海被“双开”,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收取“评级费”

  为企业信用评级提供帮助

  2019年12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银保监会纪检监察组在进行线索核查中发现,银保监会会管企业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旗下东方金诚江苏分公司总经理崔润海与他人合谋,帮助江苏某企业调高信用评级,收取巨额好处,涉嫌职务犯罪。2020年1月3日,崔润海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

  崔润海先后任职的大公国际和东方金诚,是两家国有信用评级机构,在国内金融市场具有一定影响力。“我们初步判断崔润海很可能引出信用评级领域腐败窝案串案。专案组加大办案力度,促使其尽快交代问题,并以此为契机深入了解信用评级领域党风廉政建设情况。”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银保监会纪检监察组有关同志告诉记者。

  崔润海很快交代,为感谢在信用评级方面提供的帮助,曾送给时任东方金诚公司总经理金永授好处费。

  2020年1月10日,崔润海被留置后不久,东方金诚组织召开了中层及以上管理人员警示教育大会。两天后,金永授主动投案接受审查调查。

  经查,崔润海利用担任大公国际营销副总裁、市场开发部市场总监,东方金诚江苏分公司总经理的职务便利,为多家企业信用评级提供帮助,为数家证券公司介绍发债业务,收受巨额贿赂。金永授利用担任大公国际评审委员会主任、副总裁、总裁,东方金诚总经理的职务便利,为多家企业信用评级提供帮助,为相关银行介绍工程项目,收受项目介绍人、受评企业贿赂。

  随着金永授、崔润海的到案,信用评级领域腐败窝案的“盖子”逐渐被揭开。

  2020年7月1日,东方金诚一名部门负责人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几天后,又一名员工主动交代违规收取“评级费”等问题……截至目前,除东方金诚4名人员外,东方金诚系列腐败案还涉及多名其他金融机构工作人员。

  量钱评级、调高级别收200万元

  作为国有信用评级机构高管,金永授、崔润海是如何利用评级大肆捞钱的?

  信用评级是指以一套相关指标体系为考量基础,标示出各类市场参与者及各类金融工具发行主体偿付其债务的能力和意愿、度量违约风险程度的活动或过程。一般分为企业信用评级、证券信用评级、项目信用评级、国家主权信用评级,广泛运用于债券市场等金融活动中。通常,被评定机构评定信用等级越高,在资本市场中的融资成本越低;信用评级机构声誉越高,被投资人采用的越多。因此,资本市场中发行人普遍具有获取权威信用评级机构高信用等级的动机,这一定程度上制造了评级寻租的空间。

  在忏悔录中,崔润海讲述了他第一次利用评级寻租的经历:“客户表示愿意多拿些好处费来调高信用级别。为顺利通过评审,我请求评审委员会主任帮忙,又约了主管评审的总裁与客户一起吃饭,客户获得总裁认可。我认为调高级别没有太大问题,就答应了客户的诉求,他也表示愿意拿出200万元作为酬谢。为确保万无一失,我又分别做了其他评委的工作。评级报告如愿以偿出具,客户也兑现了酬金。”

  “从这以后,自己发现一次级别的调高居然能值这么多钱,比做一个项目几万元的提成多几十倍甚至上百倍。”崔润海说。

  “熟客”作案,评级寻租花样多

  收受贿赂80%以上都是“好朋友”送

  信用评级领域的管理宽松和级别标准的弹性,为想要捞钱的人提供了机会。其寻租过程通常较为隐蔽,多数是背靠背私下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