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球 > 港股 > 正文

在市值达到1.25万亿后 重新理解快手

2021-02-10 21:40

K图 01024_0

  1204.16倍认购,一手中签率仅4%;2021年2月4日,各大港股券商暗盘涨幅至少达到160%;2月5日,上市首日市值达到约1.25亿港元。这是快手在港股IPO时的盛况。从前两项数据看,资本市场对快手的认购热情已经超过了三个月前、号称史上最大独角兽的蚂蚁集团的IPO。后两项数据则创出了2020年以来,港股市场新股的最佳表现之一。但高涨的情绪之下,需要冷静地看到,一方面快手的ARPU(来自每位用户的平均收入)仍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并面临着以辛巴家族为代表的六大家族对于快手影响的争议讨论;而在另一方面,快手开启商业化之路仅有大约3~4年的时间,年均复合增长率超200%,在国内消费互联网的增长已放缓的当下,这一速度名列前茅,也给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想象空间。然而这种暴涨究竟是透支了未来的发展潜力,还是有坚实的基本面支撑,在未来仍将持续下去,这需要重新审视当下的快手,探究其商业本质。不过在采访中,让《中国经营报》记者感受更加深刻的是,快手似乎从不避讳存在的风险,众人现在看到的问题,管理层早在商业化初期就已经注意到,相关的行动也已付诸实施。

  短视频内容社区的本质

  对于快手的本质,可以从竞品中管窥一二。在各大券商的研报中,从产品形态上看,抖音与快手是最直接的竞争对手。而从内容、用户群体等来看,B站也是潜在竞争对手之一。

  归纳总结后,可以看出一些共同之处,拥有互动性较强的内容以及年轻的用户群体。互动性较强的内容是抖音、快手以及B站等一批互联网新贵崛起的特点之一,与传统的视频网站相比,实时性的互动、讨论,增加了用户的参与感,这尤其符合年轻用户愿意表现的需求,而如弹幕、直播中的滚动评论以及算法推荐,在形式上也有别于传统视频网站单向地内容输出。“简单地概括,就是快手等产品是内容社区,传统的视频网站相比之下更像是播放器。”一位不愿具名的私募基金人士这样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道:“同样是内容输出,前者可以激发更多的人参与创作,并在其中与其他创作者、观众形成交流,这大概是一种介于视频网站与社交媒体之间的形态,互动性比传统的视频网站更强,娱乐属性又超过了社交媒体。”从行业早期到如今稳定发展的阶段,快手一直是最大的创作者聚集区之一。早在2018年,短视频进入增长最快、竞争最激烈的快速发展期时,快手就曾坚持在内容方面去中心化的主张,即内容产出上不过度依赖大V和网红,发动更多的用户参与进来。在早期,日常生活的片段、自制的搞笑短片剧情等UGC内容成为平台内容主力。2019年7月,快手平台上,一则人物群像混剪视频《我盛装以待跃入人海》被疯转,评论区被顶到最前排的评价是“这才是没有加滤镜的人间”“平凡人的舞台”。这种贴近于普通用户日常的内容,以及相对较短的时长,辅之针对用户喜好的算法推荐,在当时站稳了脚跟。而用户对内容的需求一直是无止境的,需要平台不断补充更有新鲜感、更有趣、更贴近现实等方面的内容。于是,能够看到快手近几年来,一直在发布“光合计划”等对内容创作者的补贴、引流计划。截至2020年9月30日,快手平台总原创视频库存数量超过290亿。快手上市当天,快手创始人宿华表示,在过去一年中这个数字就新增了130亿条。此外在2020年年中平台内容半年报中,快手表示全年共有超过3亿用户在快手上发布作品。通过一组对比可以看出这一数字的意义,2017年高峰时期,微信公众号数量是2000万,其中月活跃公众号350万。

  而快手对内容的扩充,也不局限于UGC.2018年7月,快手启动“MCN合作计划”,后续又举办了闭门交流会,公布多项扶持政策和新计划、补贴上百亿流量、细化扶持标准等等。MCN,即意味着更为成熟、稳定、专业的内容生产团队,能保持较高频率地输出质量有保障的内容,商业化意识也较强。记者从快手方面获取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与快手合作的MCN机构数量已超过4000家。引入垂直类创作者,能提升平台内容的丰富度和多样化,满足更多用户需求;同时,在快手庞大用户量和播放量的基础之上,平台的私域流量保护,与更多资源扶持,也让新创作者乐于接受邀请入驻。而当这个内容社区已经可以实现良性的运转后,就为商业化打下了较好的基础。

  品牌迭代的一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