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球 > 美股 > 正文

鱼、虎独大 一场游戏直播大倒退的闹剧

2020-11-05 17:30

K图 DOYU_0

K图 HUYA_0

  李连在大学时期发现平时播一下《守望先锋》还能挣钱,就开始把游戏当成了事业。在选择平台和签约时也没有想太多,选择了当时比较火的斗鱼。

  不过他的直播生涯并不稳定,因为签约费从斗鱼辗转到熊猫播了两年,后者倒闭之后无奈又回到了斗鱼,“斗鱼的问题是薪水比熊猫低很多,而且后续签的合同有点过分,并且平台说你数据不达标就是不达标,数据也掌握在平台方手里。”

  他还曾尝试过虎牙,但却发现和斗鱼半斤八两,没得选。最近,他又一次感受到了没有选择、受平台挟制的苦闷和无奈。

  10月12日,斗鱼虎牙合并细节公布,斗鱼、虎牙、企鹅电竞将进行整合。

  合并后,斗鱼将成为虎牙私有全资子公司,并从纳斯达克退市。斗鱼CEO陈少杰将加入虎牙董事会,与虎牙董荣杰一同成为新公司的联席CEO。企鹅电竞将以5亿美元价格转让给斗鱼,再与虎牙合并。

  资本的撮合让斗鱼、虎牙这两家向来水火不容的游戏直播平台握手言和,看似皆大欢喜,但对于行业来说并不是好事。

  “以前有竞争的时候,主播是有话语权的,平台之间也会为了竞争出一些新颖的内容。一旦斗鱼虎牙独占市场就进入收割期,可能对大主播没什么影响,但我们这种中小主播和公会只能被平台当韭菜了。”游戏主播王斯告诉锌财经。

  不被看好的“亲事”

  王斯在刚当游戏主播时在斗鱼播了半年,后来去了熊猫。原因很简单,当时斗鱼给他的合同里有很多对主播非常不利的条款,例如薪资发放和礼物分成。

  “有一笔工资拖延了一个多月才发放。因为我是月光族,那个月过的很惨。后来我也和一些相熟的同行一起反馈过,但没什么作用。”在面临熊猫直播挖人时,王斯一开始不想去,不过认识的朋友告诉他熊猫不会拖欠工资,还会帮忙解决斗鱼方面的问题,于是就跳了槽。

  在熊猫倒闭后,王斯去了虎牙,但是发现斗鱼存在的问题虎牙也有。

  他遇到最多的问题还是工资和礼物的结算上。合同的条款对平台有利,主播很多时候只能被平台宰割,他的合同履行了半年了才收到,平台一直表示在走流程。

  斗鱼、虎牙本就在游戏直播细分领域里称得上是体量最大的两家平台,合并之后更是几近垄断地位,市场份额接近80%。

  也就是说,原先的两超多强的行业格局已经呈现出明显的一家独大局面。

  行业从多头走向寡头,700亿游戏直播巨头的诞生并不是好事。

  未来行业的大部分话语权等都有可能被合并后的斗鱼、虎牙主导,从而减少行业活力、影响整体生态,以及出现霸王条款等行径,用户和主播层面的选择权均开始变弱。

  其一,游戏主播在千播大战时期的签约费堪称天价,不过近两年斗鱼、虎牙两家占领绝大部分资源之后行业趋于理性,少有类似新闻出现。

  不过,目前大主播几乎已经握在斗鱼、虎牙手中,主播的议价能力势必下降,如若主播受到了不平等待遇恐怕也无其他平台可去。

  “现在我没有底气跟平台说我要涨薪,因为现在合并后一家独大,吃准了我们没其他地方可去。除非再出来一个足够有影响力的平台。”李连告诉锌财经,他已经没有以前热爱直播的心思,打算干不下去了就离开。

  王斯表示,现在斗鱼和虎牙要合并了,对主播越来越不客气,如果想要维持之前的收入,基本要全年无休地播。他不是没有考虑过去B站等其他平台直播,但是像《王者荣耀》、《英雄联盟》等游戏在B站的观众会比斗鱼、虎牙少很多。

  他对未来并不乐观,也跟李连一样做好了离开的打算,“如果平台进一步打压薪资和增加时长,或许会找一份新工作。”

  其二,在以往两大平台的较量中得益是用户,但统一战线之后,用户就成了资本镰刀下毫无反抗力韭菜,不少网友甚至担心会迎来直播充会员付费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