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球 > 美股 > 正文

节流空间触底 搜狐等待开源

2020-11-21 21:09


K图 SOHU_0

  搜狐开源节流的盈利策略,已经走到关口。

  在面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关于搜狐过去三年实绩的问题,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思考片刻,回复表示,过去三年,对于搜狐来说,实绩有三个。2020年4月畅游回归、9月搜狗私有化是重要的动作;运营层面,过去两年成本大幅降低,同时公司的流量资产与用户规模都没有缩水,既保证了品牌广告的稳固,也促使集团扭亏为盈;在产品创新层面,在搜狐视频、搜狐新闻、狐友等产品上进行创新,“期待未来平台能够爆发”。反映到财务数据就是搜狐原本亏损,且现金流有些问题,但是现在整合之后,现金流状况大为改善,而且公司也实现盈利,“过去两年对搜狐来说是个转折”。

  据记者了解,自张朝阳回归以来,以带领公司重新盈利为短期目标。这三年,搜狐平台整理业务、寻求开源节流,尤其是节流上狠下功夫。视频亏损已压缩到1000万美元。

  张朝阳说,眼下,搜狐遇到的当务之急是:“成本已经不能再缩了,现在要让收入成长。”

  全年盈利来了?

  2020年第三季度,搜狐转亏。该季度,搜狐营收1.58亿美元,其中品牌广告收入为4100万美元,环比增长8%。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亏损为700万美元,同比减亏超76%。据悉,2020年第一季度,搜狐亏损800万美元,第二季度扣除畅游预提所得税影响,搜狐盈利1200万美元。

  对于广告收入环比增长的原因,张朝阳解释:“一是基于搜狐视频直播技术的发展和双引擎战略,搜狐视频不仅有长剧,还有短视频和社交,打通了各个矩阵,分屏直播,各种大型事件活动内容,还有直播带货,我们把直播带货变成直播综艺的形式进行新型的营销活动,这些吸引了广告主的关注,所以使得我们的品牌广告是能够实现8%的增长的。”

  亏损原因来自于游戏开发成本提升。“我们要推出一些游戏,可能有一些成本,所以游戏降低了一些,第三季度预计亏损1000万~2000万美元,但是比预计表现要好,只亏损了700万美元。”他说。

  张朝阳表示,由于平台业务大概已经稳定,游戏预计会有突出的表现,预计第四季度搜狐盈利1500万~2500万美元之间。将每个季度的盈亏状态相加,预计2020年全年盈利2000万美元。“2020年我们是盈利的情况。”

  “现在要让收入成长”

  第三季度亏损的财务报告,显示出搜狐目前的状态,一定程度上,由游戏业务收入所牵制。

  在过去这两三年,搜狐不断在向内探索。本报曾报道,搜狐主要的盈利方式有广告、游戏、视频付费。搜狐希望保住视频、新闻、游戏等既有业务的市场地位。其中,搜狐新闻回归媒体属性,重点发展科技、财经、时尚、娱乐、健康等内容领域,并改善分发。另外,搜狐视频不再购买高价版权剧,不再请知名演员,转向自制和选拔普通人出演网络剧,若有爆款出现,那就赚到了。

  此外,搜狐也在探索短视频领域的机会。

  属于搜狐游戏业务的畅游则是搜狐的现金流业务。今年4月,畅游资本化退市。

  其他领域,搜狐也在试探有无机会。

  去年6月,搜狐正式推出社交产品狐友。在年末,狐友和搜狐新闻客户端、搜狐网、手机搜狐网、搜狐视频一起被称为集团的“五朵金花”。经历一年多,狐友目前没有实现爆发式增长。

  今年,受疫情影响,直播带货大火,搜狐也适时新增推广直播业务,由张朝阳直接参与。对于直播,搜狐走的是“价值直播”路线,请明星来,如做综艺,卖货居于次位,这跟搜狐的媒体属性有一定接近。

  这两年,张朝阳亦对5G表现出兴趣。对于搜狐的业务来说,高速率、低时延、大带宽等特性的5G通信技术正是适合的。5G亦为搜狐带来了万一创新即能扳回一局重塑战场的可能。

  像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公司大手笔投资并购,搜狐这两年未做出多少选择。

  目前,总体“温和”的搜狐,在走开源节流路线时,已经遇到挑战。

  “这700万美元的亏损比第二季度的盈利来说,是因为游戏的原因,以前成本降得很厉害,再降已经不行了。拥有‘五朵金花’这么大流量的平台,成本已经不能再缩了,现在要让收入成长。”张朝阳在受访中坦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