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球 > 美股 > 正文

实地探访蛋壳公寓总部!租户、业主亲口讲述窘境 脱困出路在哪?

2020-11-21 23:25


K图 DNK_0

  小梅是一名“北漂”。一个月前,为了节省几千元的公寓管理费,小梅一次性向蛋壳公寓交了一年租金,然而,由于蛋壳公寓未能向房东支付房租,小梅收到了房东的“搬家令”。

  小梅的遭遇是本次蛋壳公寓事件众多案例中的一个。自站上长租公寓的风口,蛋壳公寓先后获得多轮巨额融资并在美国上市,一时风光无两。

  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日探访北京蛋壳公寓总部发现,受影响业主、租客人数众多,短期内妥善解决的难度较大。

  多位分析人士表示,蛋壳公寓模式有过度金融化之嫌,这是本次蛋壳公寓事件波及范围较广的重要原因。他们呼吁,金融监管部门应积极介入,遏制金融机构在这些领域的扩张冲动。

  11月19日,北京市住建委表示,已针对蛋壳公寓成立专办小组,希望能平稳解决此事,后续处理方案会及时公布。

  尚无明确解决方案

  近日北京遭遇强降温,下午4点左右就已经非常寒冷。但恶劣的天气并未能阻挡心焦的业主和租户。来自北京多个区县的业主、租客和供应商来到位于朝阳首府商业的蛋壳公寓总部。

  “今天来了200多人,前几天一天来上千人。”一位跑了好几次的业主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一位维持现场秩序的蛋壳公寓工作人员表示,自己是从其他部门抽调过来维持秩序的,对具体的事情不知情。

  朝阳首府商业建筑入口已经贴了好几份通知。其中一份通知明确,11月20日起,蛋壳公寓总部只接待东城区的业主和租户。

  “还好今天来了,晚了就不知道哪里找说法了。”一位业主对记者表示。由于当日是工作日,来访的大多是业主。

  蛋壳公寓总部位于该建筑二层,通向二层的扶梯口已经设置了关口。几名保安、治安志愿者和蛋壳员工值守,他们让业主和租户在扶梯一侧排队,登记好之后拿到粉色小纸条才会分批进入二楼。记者发现,受影响的业主各个区县都有,侧面显示出本次事件的波及程度。

  多位业主情绪较激动。刘大爷位于海淀的一套房子委托给了蛋壳,自9月起就再未收到房租,刘大爷数次催租,蛋壳客服总是以15个工作日内到账回应。在等了两个“15个工作日”之后,刘大爷再也等不了了,通知租客腾房。但租客实际上已经付了一整年的房租,因此拒绝搬走。双方一度报警闹到派出所。

  “派出所的同志建议我去告蛋壳公寓。看现在这情况,告蛋壳有啥用呢?我的利益怎么保障?”刘大爷表示。

  大多数业主的情况与刘大爷类似。蛋壳公寓拖欠房租已经有数月,业主只能收房,但不少租客其实已经预付了较长时间的房租,拒绝搬离,由此陷入僵局。

  从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来看,业主和租客前来登记并没有解决实质性问题。业主申先生对记者表示,蛋壳公寓只是安排这些业主进行信息登记,然后让回家等待退款,但具体什么时候退、能退多少,蛋壳公寓没有给出明确说法。

  租户的压力更大。多位蛋壳公寓的租户对记者表示,为了省下数千元管理费,他们大多如同文本开头的小梅一样,提前支付了半年或一年租金。不少租户还使用了租金贷,现在不仅可能钱房两失,未来若不还贷款,征信还会受到影响。

  11月17日,与蛋壳公寓有大量资金贷合作的微众银行发表声明,建议已经缴纳租金的租客继续租住,至少在2021年3月31日前,已办理租房消费贷的客户征信将不受影响。而微众银行在蛋壳公寓租金贷的余额到底有多少?微众银行相关人士表示,以银行现有披露的信息为准,没有更多信息披露。

  对于2021年3月31日后租户何去何从,微众银行尚未给出进一步说明。

  过度金融化之罪

  蛋壳公寓何以至此?有地产行业人士认为,推手就是背后的金融工具,为蛋壳公寓不断扩张提供了充沛的现金流。没有金融工具,蛋壳公寓撑不了这么久,也不可能将业务拓展到这么多地区。然而,蛋壳公寓这类二房东模式注定难以持久。

  地产观察人士殷苏峰指出,蛋壳公寓商业模式的本质是“二房东+租金贷”。作为运营方,蛋壳通过融资借贷,收储房源对外出租,实现获客,而后再引入租金贷,由金融机构向租客发放租金贷款,再由房屋租赁人向金融机构按月偿还租金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