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球 > 美股 > 正文

上市一年多市值缩水超80%!青客公寓净亏损增208%创新高

2021-02-22 14:05

K图 QK_0

  2月16日,青客公寓(QK.US,以下简称“青客”)发布2020年财报(2019年9月30日-2020年9月30日期间)。财报显示,青客公寓净亏损再攀升。报告期内,青客公寓净亏损达15.34亿元,同比增长208%。关于亏损的原因,青客公寓在财报中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对公司业务、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造成了不利影响。尤其是在一季度,导致租户大量流失,出租率下降以及房源的平均租金下降,进而导致了收入的减少。

  《华夏时报》记者查到其2019年11月5日上市,上市当日收盘,市值为8.37亿美元,至今一年多,市值已经缩水约81.8%。

  租金贷比例降至11.9%

  2月16日,青客发布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2020年财报。财报显示,公司亏损额持续增长:2020财年,青客净亏损达15.34亿元,同比增长208%。在此之前,青客2017、2018、2019财年的净亏损额分别为2.45亿元、4.99亿元、4.98亿元。

  至于亏损的原因,青客在财报中解释说,新冠肺炎疫情对公司业务、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造成了不利影响。尤其是在一季度,导致租户大量流失,出租率下降以及房源的平均租金下降,进而导致了收入的减少。

  新冠疫情也令青客的经营备受冲击:2020财年,青客实现净收入12.08亿元,同比减少2.1%;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总资产为8.51亿元,同比减少52.73%;总负债升至28.45亿元,同比增加9%。

  报告期内,青客的平均入住率为83.8%,较2019财年的91.6%有所下降。对此青客解释说,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青客在2019年9月30日-2020年9月30日期间,已签约租赁单位数量减少了17.5%,原因是青客终止了与部分房东的租赁。

  不过,尽管在2020财年的发展不佳,但青客也出现了一些积极的表现:报告期内,青客获得经营性现金流净额5500万元,上市以来首次转正——过去3个财年,青客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分别为-0.44亿元、-1.17亿元以及-0.88亿元。

  同时,值得一提的是,根据2019年末《关于整顿规范住房租赁市场秩序的意见》规定, 住房租赁企业租金收入中“租金贷”的占比不得超过30%。根据财报,2020年5月起,青客开始出清“租金贷”,金融机构已暂停向租户提供新的分期付款贷款。截至2020年9月30日,青客所提供的租赁房源中,仅有11.9%的租金由“租金贷”提供,而2019年这一数据为65.4%。但截至2020年9月30日,青客公寓还与7家金融机构合作提供年利率在4.35%到8.6%之间的“租金贷”,未偿还本金余额为5450万元,在2020财年,约有12.4%的租户拖欠租金或“租金贷”。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过去一年,青客负面缠身。不仅业绩惨淡,更深陷维权危机、屡传破产传言:2020年初,青客公寓以亏损为由对部分旗下管理的未满租房源“强制降租金”,对于不接受降租的房东采取解约操作,由此遭到房东维权。之后随着疫情的蔓延,“青客已经倒闭跑路”的传言也甚嚣尘上。尽管青客紧急否认了倒闭谣言,但亦坦诚公司存在资金困难。

  除此之外,青客还面临着股价持续下跌、高管集体变动的窘境。2021年年初,青客公寓管理层出现了一次大变动,包括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金光杰在内5名元老级管理层同时辞职,令业内对于青客的发展之路充满担忧。

  截至2月20日美股收盘,青客公寓股价3.18美元,市值仅1.52亿美元,对比其当初公开发行时的股价17美元,下跌超过80%。《华夏时报》记者查到其2019年11月5日上市,上市当日收盘,市值为8.37亿美元,至今一年多,市值已经缩水约81.8%。

  2021年长租公寓行业或走出“至暗时刻”

  对于青客的持续亏损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试图与青客方面取得联系。但截至记者发稿,公关部人士并未给予回应。随后,记者又拨打了青客的客服电话,但“该企业号码暂未开通”。

  “(青客)财报数据不好其实是符合预期的。”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实际上长租公寓市场本身发展不太景气,加上2020年的疫情冲击,“自然会产生很明显的影响”。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卢文曦也认为:“资产不是自己的,‘二房东’是赚差价的。长租公寓行业原本就已经竞争十分激烈了,而2020年的疫情更加剧了行业的发展困难。”

  的确,青客2020财年的窘境是长租公寓行业的缩影。克而瑞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超六成企业在疫情期间营收较去年同期下降80%以上。贝壳研究院近日发布的研报亦指出,2020年,逾40家长租公寓企业陷入了经营纠纷或资金链断裂的困局。正如中国指数研究院研报所言,“2020年是长租公寓深度调整的一年”。尤其在上半年,整个市场供过于求的现象较为严重。同时,多数长租公寓企业采用了“高收低租”“租金贷”等高风险的经营方式。在遭遇疫情后,收入端的表现远不及预期,资金无法回笼,导致经营难以为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