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商业 > 人物 > 正文

楼继伟:全球债务周期和经济周期错位 世界经济远谈不上复苏

2020-11-14 17:13

  一、全球经济贸易面临的不确定性

  目前,全球经济贸易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主要反映在4个方面:第一,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反复。可能需要到明年年底之后,全球才能控制住疫情。第二,逆全球化潮流和贸易摩擦没有停止之势,对全球经济贸易造成下行压力。第三,民粹主义潮流在全球蔓延,在一些国家已经不同程度地政治化了。第四,债务周期和经济周期错位。以往债务周期的积累、危机、衰退、复苏对应着经济周期的繁荣、衰退、停顿、复苏,而现在债务周期又以债务的积累对应着经济的衰退期,这4方面的不确定性相互传染,相互加强,使正反馈发散型的债务积累期和经济衰退期叠加;疫情蔓延会扩大收入分配差距,进一步推动民粹主义,增加控制疫情和回到全球合作的难度,又反过来加大经济衰退的程度,形成正反馈。这是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复杂情况。我认为至少明年年底全球才能控制住新冠肺炎疫情,只要有一个地方不控制住全球经济都很难复苏,所以必须要全球一起控制住。

  二、各国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未来走向

  未来,经济的大衰退转为大萧条的可能性并不大。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候,大部分国家都推行了贸易保护和紧缩的财政货币政策,现在各国的财政货币政策都在扩张,同时绝大多数国家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危害是清醒的。除了美国等少数国家之外,其他国家采取对等性的关税措施也是不得已的,很多国家还是愿意回到基于规则的竞争合作,所以和上一次大萧条不可比。

  下一步各国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什么样的都有。中国是“三保”,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这样的话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会继续扩张,比较艰难的是债务率高企,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空间在缩小,扩张的力度要把握好。要更多地用于保民生,保中小企业,还要防止企业和居民杠杆率抬高太多。金融业务要继续降杠杆,特别是金融业务自身的加杠杆要降。目前全球债务周期和经济周期错位,债务在积累,资产价格却在高位,经济远谈不上复苏。一旦经济复苏,过多的流动性需要收回,也有债务破灭的风险。因此现在就应该坚决地降杠杆,特别是金融机构自加杠杆,退出的结构、节奏一定要掌握好,不能让经济复苏对应债务危机。经济外部性比较强的国家更要特别注意,甚至需要各国沟通协调。中国虽然走在了前面,已经到了研究宽松货币政策有序退出的时候,但退出的节奏要掌握好,必须有序退出早研究,就全球而言议题为时尚早。

  三、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如何应对未来的风险挑战

  各国如何应对未来的风险挑战?各国有各国的国情,很难给出药方。中国的做法是以保持战略定力,办好自己的事为基础。中国共产党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指出,要“保持战略定力,办好自己的事”。2018年,全球化潮流加速,中国反而加快了开放的步伐,包括金融开放,就我所知相当多的外资金融机构,都增加了在中国金融市场的商业存在和配置占比。今年尽管受到疫情影响,中国扩大开放的步伐仍在加速,外商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的进一步缩减,对外资的吸引力增强,实际使用外资增长5.2%。

  目前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确有缺陷,中国高层已多次表态,愿意以建设性姿态参与改革,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现在的经济全球化有很大的缺陷,开放不足、包容不足,普惠不足,中国正在为重建全球信任作出表率。

  在美国,不管谁当选总统,都可能需要尽快科学化地控制疫情,尽力修复被撕裂的社会。当然,维护美国的利益不能违反常识,例如低的储蓄率、高的财政赤字率,国际贸易必然是逆差,一定要追求贸易顺差是不可能的,必然导向单边主义,这是常识问题。

  回到常识,全球合作抗击疫情,都应该以科学的态度参与规则的制定。中美两国和其他国家总有利益上的交集,包括对改进全球化机制的共识,回到互利共赢。(根据楼继伟11月13日在第11届财新峰会的发言整理而成,未经本人审阅。)